本文純屬虛構,寫於國三時,文筆不好見笑了。

「唉,好冷呀。」頭髮花白的老翁喃喃自語,蒼老的皮膚微微顫抖,我穿著羽絨外套,頭靠著窗想要小憩一下,正要閉上眼的那一刻,老翁緩緩的從他那上了年紀的袋子裡抽出張相片,我快閉上的眼睛因為好奇而張開,目光投射在泛黃的老照片,背景百花盛開,人數大概有五個人,每個人的笑容把花朵襯托得更加燦爛,老翁發現了我的注意,我趕緊瞥過頭,赫然發現,現在是冬天,窗外的枯藤老樹相較照片的風光明媚更顯得蒼涼寂寞。

「年輕人,你要回家嗎?」老翁關心的問候。

「是啊,您呢?」我問,老翁卻不發一語,沒有表情,也沒有理會我的問題,自顧自的接下去說:「你知道什麼是鄉愁嗎?」

「這......我還不能體會耶!」我若有所思後的回應。

的確,對於常常回家的我,當然不知道那看不到摸不到卻感覺的到鄉愁是什麼。老翁注視著手中的相片,眼眶開始泛紅,面對老翁的突如其來的情感,我嚇到了,老翁斗大淚珠不受控制的掉落,點點滴滴的落在相片上,淚水把照片的畫面弄糊了,我的內心一陣莫名的感傷,我輕輕的把相片上的水滴拭去。這時,火車上的服務生高聲叫賣破壞了這氣氛,我揮了揮手,服務生快步的走向我。

「兩杯咖啡,謝謝。」我沒等服務生開口就自動伸手拿了兩杯咖啡,就像開冰箱一樣,自然的坐回靠窗的位置

「先生,錢......」服務生面有難色。

我紅著臉:「啊!不好意思!」趕緊掏出鈔票把兩杯咖啡的錢付清,我把熱咖啡遞給老翁。

「謝謝。」老翁接過後的回應。

「苦嗎?」那是杯黑咖啡。

老翁淡淡的笑了笑:「沒有比失去家人還苦。」我聽出話中的憂傷沒有過問只是點點頭原本不停轉換的景致漸漸停在人來人往的月台,這代表我該下車了

「謝謝你呀!年輕人。」老翁哽咽的說。

我背起行李,背對著他,舉起右手豪邁的說:「不客氣我一定會把您寫在我的小說裡。」

「那我一定會出名的。」老翁破啼為笑「記得把我寫的帥一點啊。」

一定會的。」我肯定,踏上月台撥出號碼。

 

 家,我回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izzle 的頭像
Frizzle

NBA的夢想~

Frizz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